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爱看书吧 >> 覆汉 >> 第425章 解衣方见血(4合一大章还债)

第425章 解衣方见血(4合一大章还债)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蒹葭便是芦苇,白霜之时正是秋季,秋季时分,芦花盛开,却又迎风而散,苇杆摇曳,却又弯而不折,落日夕阳,白蓬黄叶,端是醉人心境。

然而,美景稍纵即逝,随着秋日余晖藏起最后一份光亮,黑夜降临,河北大地上常见的芦苇荡却又变得招人嫌起来……芦苇杆看起来软绵绵的,可一旦折断,其中的苇丝却又锋韧的可怕,很容易割伤皮肤;而且蓬松的芦花下根本就是滩涂地,割伤了的脚踩下去以后才知道底下到底是烂泥窝还是一个深水坑!

但是话又得说回来,华北平原上,对于刚刚经历了一场溃败的袁军败兵而言,难道还有比芦苇荡更好的躲藏之处吗?而对于那些平原上俘虏根本抓不完的卫将军所属骑兵而言,为什么要为了一个两个俘虏摸黑钻入危险的芦苇荡中呢?

不划算的!

“吕将军,河堤上已经无人了!”

暮色里,梁期城西十余里处的一个小河湾处,随着堤岸上一个释然的声音响起,河堤下方的芦苇荡中却是瞬间悉索索起来。

俄而,一名已经没了甲胄却还握着一把环首刀的武将领着足足数七八十名狼狈不堪袁军逃兵,顶着血污与烂泥从这个昔日赵国名相白公所修筑的白公渠岔口中爬上了堤岸,却又小心四面看顾了一番,喝令败兵结成了一个大略的阵势,然后方才回身带着一些依旧拥有武器的武士,奋力将最后数名要紧人物搀扶着送上了河堤。

星光之下,若是有人贴近来看,必然认得,这数人中最核心的四人,赫然正是袁绍、沮授、许攸、郭图四位。

“明公!”吕翔贴近过来,看到袁绍身上满是烂泥,罩袍、头盔、甲胄俱无,头上短发也被污泥浸染了一半,却是不由惭愧万分。“属下无能,有负陈长史所托,区区数里,居然冲不过去,反而被对方骑兵逼溃……”

“不怪你!”袁绍虽然神色仓惶,但此时闻言却俨然恢复了神智。“大军全溃,人人逃命,如何能轻易冲过去?便是后来,也是我先不愿意弃车,后又遇上自家亲外甥,反而连累你们……我实在未成想,居然有一日会被杨修那小子当众所逐,以至于丢盔弃车,躲入烂泥之中!”

“主公不必自责,也不必苛责杨公子。”旁边郭图一面扶住袁绍,一面恳切相对。“主公之前不愿意弃车,是因为车中有文将军尸首,而且若非主公一开始没有弃车,我们又如何能各自脱险汇集到主公身侧呢?后来遇到杨公子也是无奈,因为当时何止杨公子认得主公,他身侧其余那些长安来的白马贵胄子弟也多认得……大势之下,他们不得不追逐一番虚应故事而已!”

“我其实知道。”袁绍不由苦笑。“这事不怪他,丢盔弃甲之后,这个短发反而显眼,以至于后来那位侍卫伪作我驾车而走时都要割去头发,何至于算到他身上呢?而我也是只是略有感慨……此番幸亏是躲过去了,否则公孙珣驱杨氏甥获袁氏舅,岂不过于可笑?”

“袁车骑,此时是说这个的时候吗?”同样狼狈的许攸脱下靴子倒掉其中的烂泥污水后,却是忍不住坐在地上愤然呵斥。“今日的事情已经够多了……趁着附近没有追兵,咱们速速回梁期城才是!”

袁绍叹了一口气,不由颔首。

“子远何必慌张?事到如今,早一步未必就能逃脱,晚一步未必就不能入城。”出乎意料,左肋擦伤,可能肋骨也断了,此时只能扶着肋部勉强说话的沮授却是显得不以为然。“而今日临阵见了那么多死相,以身后事而论,稍作整理又何妨?须知,君子可死不可免冠,”

众人一时沉默……沮授这话虽然有些不中听,而且有些不吉利,却也是一等一的实话,此时危险并未真正解除,一旦离开这个芦苇荡,平地之上,再遇到敌军,那谁都不好说有什么结果了。

实际上,就连许攸黯然之余也未做反驳……他之前也只是单单不耐袁绍与郭图,故意发泄而已。

就这样,众人沉默着整理衣冠,等到又过了一段时间,眼瞅着东面路上并未有多少火光,这一众袁军灵魂人物才终于不再犹豫,聚起些许残兵,相互扶持着起身向东面匆匆而去了。

但行不过数里,瑟瑟秋风之中,却忽然间地面微颤,然后暮色中马蹄急促,很明显是一队敌军骑兵故意未带火把,专程在原野中等待猎物……此时发现动静,径直而来了!

而须臾之后,夜风之中,干脆传来敌将的兴奋言语:“我就知道今夜侯在此处能发利市!尔等之前居然不信?”

袁绍以下,众人纷纷失色,但此时甲胄全无,连环首刀也无几把,也是无可奈何。

“不意我袁绍竟然一败而亡!”望着隆隆而至,却又不慌不忙四面包抄的骑兵身影,袁本初已然绝望。

“闭嘴!低头!”马蹄嘈杂声中,许子远忽然拽着袁绍压低声音言道。“不要出声……来人巧合,此事或许还能成!吕翔藏好他!”

袁绍茫然不解,却还是被旁边的吕翔顺势强行按下了身子。

而与此同时,许攸居然直接出阵,扬声向前去了:“前方可是我许攸洛中故人魏越将军?!”

对面明显一怔,却又不由失笑,然后直接下马了:“原来是许先生吗?这倒是大功一件!”

“大功个屁!”许攸继续向前,并粗暴呵斥。“你擒了我有何功劳?无外乎是换来一人日日夜夜在公孙文琪身侧进言说你这人贪财好色,粗鲁无文,不足大用罢了……”

魏越不由大笑:“许先生何至于此啊?而且若是我将先生擒拿回去,君侯想来也不会信你的……”

“这不是他信不信我的事情,而是说你这人是否在真的不贪财好色,而且你家君侯到底知不知道你贪财好色?”许攸说话间已经来到对方身侧,却又上前直接握住了对方手,然后压低了声音。“子度,借一步说话……”

魏越不以为意,直接下令部队小心警戒,不许擅动,然后便与对方一起走了数十步以作避让:“子远先生请说。”

“魏子度,你今日确实要劳累你无功而返了……因为我乃是君侯安排在袁绍身侧的间谍,袁氏远未剪除,我尚不能归!此事你回去一问便知!”

魏越一时愕然:“子远先生莫非是诈我?”

“我诈你又如何?”许攸冷笑反问。“不诈你又如何?”

魏越愈发惊愕,更兼不知所措。

“我且问你,以我跟公孙文琪的交情,便不是他间谍,今夜随你回去也少不得一个亲近幕僚或是两千石的位子吧?”许攸不慌不忙,稍微敛容追问。

“以先生的才智,还有与我家君侯的交情,确实如此。”魏越稍作思索,干脆承认。“否则我又何必对先生如此客气?”

“那我再问你,既然此番随你走也有个好结果,我又为何反而要你放我一马,让我归梁期?”许攸继续从容询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魏越一时干笑。“我一武夫,唯一能用的便是马上立功而已,先生的心思我哪里懂?”

“你一定会懂得,因为你我同病相连。”许攸回头瞥了眼身后队伍,然后冷笑捻须言道。“此事摊开了,其实也简单……你想想,我之前得罪了董公仁等人,偏偏又在袁绍阵中那么就,那不管是不是间谍,此时过去,便只有交情没有功劳。而若如此,我又如何在公孙文琪身侧立足呢?届时怕是要被人排挤的……”

魏越一时恍然:“先生此言倒是合理。”

“自然合理,因为你魏子度也是如此……我刚刚说你贪财好色,难道是假的?当年在洛阳袁府上一起喝酒,不是你自己说的吗,说你不招吕子衡待见?你家君侯也整日格外看你不顺,既如此,你将来想要在公孙文琪身侧立足,也同样要多得军功才行……”

魏越微微一叹,竟然无法反驳。

“也罢!”许攸见状恳切言道。“今日我也不瞒你魏子度,我与卫将军之间,其实只有些许默契,并无真正间谍之约……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想回到袁绍身边,求建奇功!而你今日若能助我一臂之力,将来少不得你的好处……”

“将来的事情……”魏越不由低头哂笑。

“将来的事情谁也不好说,可你今日其实已经有了巨大军功,额外抓了我又有什么多余奖励呢?”许攸反问一句。“说到底,我是不愁前途的,而你今日强要捆我,不过是徒劳恶了我而已……反而是等我此番回到梁期,趁此大败更加得袁绍信重,将来战场之上专门与你多些军功才是正道!”

魏越心中微动。

“子度,你我俱是异类,将来公孙文琪成大事,咱们想要立足于他身侧,正该相互照应才对。”言至此处,许攸再度压低了声音。“其实我倒也罢了……天下平定,我这种文臣总有继续建功的机会,反而是子度你,区区一个武夫,还一身毛病,若是不能趁着天下大乱多立些功劳,多取些赏赐,那将来天下平定了,你又有什么倚仗继续保持今日的地位?”

魏越怔怔无言。

“就这样说了!”许攸双手握住了对方戴着手套的手道。“今日放我一马……回去跟卫将军说我要做他间谍,他一定不会怪罪你的,反而会以此作为你的功劳也说不定!”

魏越仰头一叹,却是低头将自己手上那双辽东盛行的漏指手套拿掉,直接与对方掌心相对:“子远先生,咱们一言为定,将来一定要照顾我才行……不要往东走了,东面还有一些人如我这般在原野上狩猎敌军,而且多是徐伯进的部下,先生未必能说得上话……往南走,去邺城,或者从南边绕过去再去梁期便是。”

许攸连连称谢不止。

而片刻之后,魏越也回到包围圈前,却是直接对着此番随从的百余骑下令网开一面:“子远先生是君侯至亲旧交,你们中应该也有人知道……今日事我回去后自会禀报君侯,你们不要问,直接当做没有见过,随我归营就是!”

“子度高义!”许攸也已经回到溃兵之中袁绍身侧,却是拱手扬声相对,然后复又厉声不知对谁吩咐。“你们也不要问,速速南行便是!”

自袁绍以下,怎么可能敢问,只是纷纷低头罢了。

魏越手下骑兵,各自面面相觑,但战场之上既然上司有令,却也只能闪开,更不必说本就是马无夜草不肥,专程趁着大胜出来捞额外缴获而已……既然网开一面,袁军溃兵不敢犹豫,纷纷趁机仓惶向南而行。

但就在郭图扶着袁绍,藏在溃兵中间,速速低头向南走过之时,旁边准备归营的公孙珣所属骑兵中,有人直接点燃了一根火把,借着火光,别人倒罢了,魏越被郭图头上的发冠所吸引,微微一扫,却是有些稍微惊愕。

“子度!”许子远见状不顾一切,直接大声相对,吸引对方扭头。“临别有一言……卫将军横扫天下之势已成,可将来若一旦无战事,你一武夫何来功勋?这几年,务必要马上辛苦一些方可长久!”

可能是确实只注意到了郭图,魏越倒也并不在意,再加上许攸再次提醒,所以只是一时默然,没再有什么反应,反而等对方一行人消失在暮色中后,干脆号令所部举着火把,缓缓北归邯郸大营去了。

另一边,袁绍一行人死里逃生,仓惶南行,却是准备绕道去梁期……不是不能去邺城,而是说若袁绍不去梁期,那公孙珣明日一到梁期城下,说不定袁军人心惶惶之下会直接丢掉此城。而若那样的话,且不说外围防线失去,只是丢了城中囤积的军粮、军需,还有大部分败退下来的溃兵,对于袁绍而言都是致命的打击。

届时,袁本初即便空有十九郡国之地,全线失力之下,却也只能束手逃窜了。而很显然,袁绍并没一战便就此彻底认输的意思。

但是,天意昭昭……南行之后约有小半个时辰,忽然间,不知道是不是魏越后悔,还是又有人察觉到了这行人动静,北面方向火光琳琳、铁蹄阵阵,俨然是又有一小队骑兵疾驰而来。

当然,这一次袁绍等人从容多了,因为他们既然转向南行,却是专门顺着滏水的一道支流南下的,而且沿途小心探查可藏身之地,此时见到北面有追兵,倒是轻车熟路,即刻转向,一头扎入到了河堤下的某处芦苇荡里……这个地形,也真的没别的地方可躲了。

数十骑举火疾驰而来,明显不是魏越所部,而其众越过袁绍等人躲避的地方,复又折返,然后又再度回身,四散在原野之间。很显然,他们应该是远远察觉到了一些什么,或者干脆发现了一些痕迹,确定了有这么一行人的存在,却又没有发现具体的藏身地段,这才会往来不断,查验目标。

而很快,这些明显并不傻的骑兵纷纷聚拢到了河堤上,并对着身前足足有两三里长的芦苇荡区域稍作打量起来。

“彼辈为何不下来查验?”足足数百余步外的一处芦苇丛中,紧挨着袁绍一侧的吕翔已经握住了刀柄,却又对局势一时难以理解。

“因为没必要。”袁绍的另一侧,郭图看了周边情形一眼,却是幽幽叹道。“他们可以放火……让我们自己出来!”

“那郭主簿为何还如此镇定?”吕翔慌乱之余只觉得周围几位文士还有袁绍的表现简直匪夷所思。

“为何不能镇定?”郭图不以为然道。“不管来人是不是之前‘魏越将军’的部属,这不是有‘子远先生’在吗?咱们躲在此处便是。”

吕翔依旧茫然,而二人之间的袁绍却是不由一时羞赧低头。

“芦苇丛中的袁贼所属听着,我家司马乃是辽东徐兴,久随卫将军身侧,现为长驱将军所部执掌军法的军司马,素来言而有信……河堤上血迹如此明显,我们知道你们中必然有人负伤,故此若尔等自己出来到河堤之上,无论是战是降,皆不会牵扯伤员!而若置若罔闻,三遍之后,那便只好放火烧塘了!这是第一遍!”说话间,果然有骑士举着火把,沿着河堤往来宣告不止。

当然,河堤之下,许攸也是无奈长叹一口气,准备起身应对,甚至有跟着对方一起去公孙珣大营的心理准备了。

这个时候吕翔方才醒悟……既然在此处藏身,那许攸便可独自上前应对,对方见到许攸,心满意足之余是万万想不到下面还有这么多要紧人物的,便是发现了,许子远也可以轻飘飘来一句‘手下士卒多是兖州无辜,请求放归’,届时,只要随行的这些士卒不跳出来检举,袁绍等人还是可以瞒过去的。

而且,考虑到这些士卒俱是袁绍身侧虎卫,今日又不离不弃到这份上,想来也不会到了这个地步再作出如此卖主之举的。

不过,就在许子远蹚着水准备出去的手,中途身侧忽然有一人伸手拽住了他,许攸回头去看,见到正是沮授,也是不由疑惑一时。

“且稍等。”扶着自己肋部,半个身子浸入水中的沮授勉力压低声音言道。“我等下午脱出大部队入芦苇荡时,并无伤员,刚刚行军也没问题……”

许攸心中一动,便不由颔首,复又俯身在沮授身侧,一时静候。

片刻之后,河堤之上,那徐兴的部下再度喊了一遍,而不等许攸这边多做思量,芦苇荡中竟忽然间有人在夜色中怒吼而出:“尔等辽东蛮子欺人太甚!我等在此躲避,只是担忧乡人中颇有伤员,不便交战,真以为我们怕了你不成?”

随即,在这片芦苇荡的另一头,靠近那些骑士的地方,却是直接涌出了数十名并未弃兵戈的武士,然后稍作整备,便干脆直接从河堤之上朝着那几十骑发起了冲锋!

且不提河堤下的袁绍等人如何惊喜,河堤之上,徐荣之族弟,白马义从出身的军司马徐兴也是不怒反喜。

话说,徐兴此行倒是与魏越有关,却与袁绍一行人无关……实际上,他之前先是在魏越更东面的梁期城西数里处设伏,后来看到西面魏越等人举火归营,情知必然会打草惊蛇,梁期城东可能再无收获,却又不甘心就此折返,这才干脆向南来堵截一番,先是隐约察觉到前方可能有人,复又注意到了芦苇荡,最后才察觉到了河堤上的血迹。

总之,此人此时遇到敌众,只觉得不枉此行,自然兴奋号令迎战。

一边是大败后脱离战场躲入芦苇荡的溃兵,一边是大胜后往周边巡视试图清缴立功的追兵;一边是丢盔弃甲,只有武器的步卒,一边是甲胄俱全,编制完整的骑兵;一边是寻常部曲,一边是军法官侍从……照理说,应该胜负分明才对,不然之前这些骑兵又如何会视这种追索为狩猎呢?

事实也似乎如此,双方甫一接阵,仗着马力的骑兵瞬间便占据了优势,对面不少步卒为了躲避马匹直接狼狈摔下河堤,更多的人干脆被长矛刺伤、刺死。

然而,这群步卒之间,有一名背上负着大盾的巨汉格外显眼,其人之前立在河堤正中,不慌不忙,解下盾牌去迎战后,更是一手持盾,一手持一柄一人多高的铁戟,迎着几十骑兵反向直冲,然后却在乱战中以盾牌侧立格挡减缓战马冲势,以铁戟横挥,扫荡马上之人。

可能是这些骑兵过于自大,一阵冲锋之后,那些步卒固然一败涂地,可这巨汉却居然一盾一戟连杀数骑,独自立于战场之上。

徐兴在后,看到自己亲近侍从所谓芦苇荡中翻船,不由怒从中起,外加今日大胜,一时骄横之气涌上,居然亲自拍马上前。

周围骑士见状不敢怠慢,数十已经冲锋过去的骑兵立即仗着战马的高度优势驱赶其余敌军步卒,预留战场,并举火把照明,而两名一直护卫在身侧亲近铁甲卫士则紧随徐兴,以作援护!

而那巨汉依旧不惧,其人立定在河堤上,一手立盾,一手持戟向后,居然要再度正面独对三骑!

这使得徐兴三人愈发冷笑气愤,也是疾驰加速不止。

临到跟前,两骑忽然加速先至,左右一起出矛,配合默契……一高一低,高者从盾上往下刺出,乃是试图借着马力奋力刺杀此人,低者从侧面探出,乃是试图抓住越过盾牌一瞬间,从盾牌下方刺中此人。

两个杀招交汇,躲其中一个容易,想躲掉两个却难,更别说这二骑身后尚有一个武略出众的徐兴。

然而这巨汉不慌不忙,一面身形一矮,压低重心,一面却又猛地高高抬起盾牌,直接正面用大盾迎上这两矛!

矛盾相交,战马疾驰之下巨力加持,两名骑兵只觉长矛之上有一股巨力传来,施力手腕几乎齐齐受挫,俨然脱臼,却又在本能之下赶紧撒手……其实这倒是骑兵冲刺时寻常的受伤方式了,每一战不知道多少骑士都要因此伤而减员。

不过无论如何,骑兵固然会因此折断手腕,可相对而言,正面撞上,瞬间承受此力的步卒却不遑多让,更不要说举盾主动迎上之人了。

然而,二骑既然失控丢掉长兵,又各自挫伤手腕,却愕然发现,那巨汉一人当二,居然没有半点受挫之意!非但如此,其人顶开二矛之后,电光石火之间,趁着两骑丧失战斗力的一瞬,一边顺势挥盾向右侧砸去,一边持身后铁戟回身向左反抽……换言之,其人身形巨大,却灵活至极,承受战马巨力之余竟然顺势轻松在空中跳起,左右双面反攻!

河堤之上,右面那骑士被大盾从身后拍来,连人带马还有盾牌一起滚落堤下,不知死活;左面骑士更加直接,铁戟横来,其人被从马上掼出时干脆是挂在铁戟小枝之上的,俨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徐兴勃然大怒,马势不减,直接前冲,奋力而刺,那巨汉已经失盾,却不顾铁戟上还挂着一人,直接倒持战戟以戟柄格挡!然而,徐兴骑术极佳,临到对方身前,长矛被对方以战戟手柄大力荡开之时,居然双腿施力,强行控住战马。

这匹塞外而来的白色骏马一时受制,只能奋力抬起前蹄,复又重重以全身重量向下方砸下。

巨汉来不及抬戟,只能狼狈撒手躲避。

这正是徐兴想要的,他在战马尚在空中奋蹄之时,便已经从腰中拔出环首刀来。不过,这巨汉俨然也知道轻重,其人既然已经赤手空拳,又在对方身侧,躲无可躲,却干脆单手握拳,朝着身前战马的眼眶奋力一砸!

在远处举着火把的骑兵目瞪口呆中,也在远远看到此战大略情形的袁绍等人的目瞪口呆中,那匹北地骏马竟然被这巨汉一拳击倒,而且半点嘶鸣声都无,俨然是当场身亡!

而后,那巨汉兀自将已经折断一腿的徐兴从马下拽出,却不动手,反而是一人对着河堤另一侧的数十骑兵奋力大喊:“我也不瞒你们,我确实有多名乡人受伤,正躲在芦苇荡中,而且你们刚刚又杀伤了我许多乡人,交战至此,本该复仇,可你们这位司马与河堤下那人恐怕同样重伤,再打下去又有什么意思?要我说,今日死的人已经足够多了,你们不要放火,我也不杀此人,咱们以伤换伤,各自退去,如何?!”

徐兴被拽着衣甲,一腿又断,只能前忍疼痛勉力而言:“我军法度严明,我才是军司马,你须与我说,与他们讲有什么用?”

巨汉这才醒悟,却是将手中之人小心放在白马尸首之上,方才继续询问:“你能做主,可能应我?!”

“不能!”徐兴靠着马尸之上,一边喘气一边干脆答道。“军中有明律……若长官被劫持,不许应答,只能不计生死,奋力进攻而已!”

“你这人是何道理!”巨汉勃然大怒。“你们有马有弓,我不怕你违信,你反而不应?!”

“我为军司马,焉能违法?!”徐兴嗤笑对道。“且我字便为子信……又怎么会违背信诺,为偷生临时哄骗于你?我虽勇不及你,却难道怕死吗?”

而言至此处,徐兴复又奋力对远处怔住的部属下令:“此人骁勇,不可近战……借骑兵之势,连我一起以弓弩射杀……倒是芦苇中的伤员,可以饶过……若降服,还可以与他们几匹马……”

这话未曾说完,醒悟过来的典韦一巴掌抽过去,徐兴终于是支撑不住,一头歪到在马尸之上……俨然是连挨打外加腿上骨折处极疼,这才昏过去了。

巨汉愈发无力,他顺势捡起铁戟想要了结此人,却又想到此人明言放过了芦苇中的乡人伤员,且杀了此人后绝无善了之意,故此竟然一时不能下手。

然而,不能下手的又何止他一人,那边早已经击溃步卒的其余骑士原本就面面相觑,此时看他先抽一巴掌过去,又提铁戟在手,却有一军官勒马持矛上前相对:“莫要动手,就依你言……你将我家司马归还,我等也放过你乡人便是,趁着我家司马尚在昏迷,各自速速离开。”

巨汉这才转怒为喜。

“不过你须说出姓名,将来我等再见,也好了结今日之怨!”这军官复又肃容相对。“我也好对我家司马有所交待。”

“我何须怕你们?”巨汉也随即凛然。“陈留己吾典韦便是!”

“原来是你!”这军官闻得对方姓名,反而释然。“我等听过你的姓名,邯郸一战你也曾奋力冲入瓮城夺回你家司马尸首,军中传名,都说你是兖州第一……倒也名不虚传!”

巨汉黯然摇头:“兖州第一又如何?若只是比一人之力,我自问不惧天下人,可十万之众,胜负之间,死伤遍地,我空有余力,却救不得许多人,之前赵司马如此,今日诸多袍泽也如此,便是刚刚我又少了不知多少相熟乡人……尔等有马,速速带你家司马回营治伤吧!我也要带受伤乡人回陈留,路途遥远,不知道回去后又能有几人能活下来?”

那军官不再多言,一面让人下堤去寻自家被拍下河的那位,一面下令收拾战场上几名战死袍泽,然后又强忍畏惧,翻身下马,亲自牵马上前去救自家司马。

而典韦倒也没有为难对方,反而帮着对方将徐兴轻松抬上战马,便兀自持戟去汇集自己那些乡人部曲去了。

片刻之后,大概是也担心自家司马醒来会犯轴,这群骑兵带上伤员、尸首便匆匆而去了。倒是典韦,其人身侧不能动的重伤员、尸首太多,光是整理清点都花了许久……而且他们尚存的人手太少了,只有十余人还能活动,还几乎人人带伤,不要说像对方那样带上尸首走了,便是许多伤员都有些无力。偏偏所有人都是熟悉乡人,且个个也都明白,离开了典韦,他们什么注定只能为路边野犬所食,所以又个个哭泣恳求,请典韦莫要扔下他们。

典韦努力半日,空有旷世勇力,却居然无法调配妥当,最后也只能干坐在河堤上,愈发黯然失措……俄而,其人复又想起,若是一开始降服,说不定便不用再多如此多的死伤,却又愈发后悔。

河堤下,袁绍一度想起身,却被身侧郭图、不远处许攸一起示意止住了。

果然,片刻之后,数骑去而复返,却是之前那军官领人回来……说是徐信醒来,知道情形,复又想起之前说法,一力做主,将马匹赠与他们,以驼回伤员……言罢,一半骑士下马,然后纷纷二人合骑,这才折返。

而等到此番这些骑士二次离开,许子远方才扶着已经疼的说不出话的沮授起身,然后数十人一起上了河堤,也是自然引起了典韦等人的注意。

袁绍迫不及待,立即想上前去,但却被郭图、吕翔一起拦住,反而是许攸一人独自越众上前交涉:“典将军!”

“我只是乡人推举的一曲长,当不得将军!”典韦警惕看着来人。“你又是何人?”

“在下是今日指挥全军左翼的败军之将,你若是陈留人,便应该知道在下姓名才对,因为尔等彼时正在鄙人麾下……鄙人南阳许攸是也!”

“三州贪财第一之人,你家人在兖州侵占了许多财货,军中上下人尽皆知,今日又速败,我如何不知道?”

“我长话短说好了……”许攸难得沉默片刻,方才继续言道。“刚才我在芦苇荡中藏身,亲眼见足下单拳毙马,神勇过人……足下如此神勇,可否护送在下入梁期城一行?若至城中,必有厚报。”

“事到如今,我只想送乡人归家而已,不然早就退往城中了……要财帛还用?”

“我知道你不愿意……”许攸指着身后言道。“咱们公平交易,你护送我入城,我们人手足,便将你这些受伤乡人一起带回城中医治!如何?”

“不仅如此,治好之后,你须许我等归乡。”典韦稍作思量,又与几名乡人商量了一下,复又提了一个条件。“你这人还有那个袁车骑打仗太过无能,再随着你们,我乡人再多,也禁不住死……”

许攸一时沉默,而其人身后,便是一度准备上前的郭图也有些失语。

“答应他!”过了许久,倒是袁绍忽然开口。“军中如此勇士,我竟然今日才知道……无识人之明至此,又有什么脸面让人家再为我效力呢?”

典韦愕然看着对方头上短发,惊疑不定,但随着许攸颔首许诺,再加上身后伤兵哀嚎不断,同一片芦苇荡中藏过身的两拨败兵到底是合二为一,然后匆匆往梁期城中而去了。

此时,夜色早已深沉,或许是之前‘狩猎’的北地骑士们纷纷归去,或许是典韦到来后,众人心底有了安稳之意,所以哪怕带上许多伤员,却反而能毫无顾忌,直线行军的缘故……总之,后半夜的时候,袁绍却是终于辛苦回到城中。

城中留守部众,还有此战侥幸逃脱的部将、幕僚,以辛评为首,纷纷哭泣相迎。

然而,平素极重仪表的袁绍,此时浑身血污、烂泥,端坐在大堂之上,面对着满堂嚎啕,却居然面色不改……而很快,这些人也小心翼翼停止了哀伤之意。

“有多少人逃回来了?”袁绍根本不理会侍从端上的肉糜和热汤,只是正色相询。

“四五万是有的。”辛评止住哀容,赶紧作答。“而且听说鞠义将军引众去了东面,想来如他这般被骑兵所止,不得已从两翼逃散之人也是有一些的,或许两三日内身后邺城、侧翼武始城也会收拢一些兵马,我与诸将议论,恐怕最后能重新汇集个六七万部众……毕竟这一战只有半日不到,又距离太近,对方全力杀伤、迫降,也不可能杀伤太多。当然,逃回的人中不少人都带伤,便是不带伤,也不可能立即能再战,还需要整备几日,只能说幸亏有城防、坚寨……”

“我知道。”袁绍依旧冷静到让人感到不适。“城池防务、城外大营防御都没出事吧?”

“没有!”

“城中粮秣、药材、军需呢?是否已经妥善安置败兵、伤员?”

“明公放心。”

“此战既败,周围诸城必然动荡……邺城、武始、平阳,俱要派出一些能战之兵速速去支援安抚,以防梁期成为孤城。”

“是!”

到此,袁绍终于长呼了一口气,却又一时沉默,而片刻之后,其人方以微微颤音询问:

“陈公台回来了吗?”

“军中有人亲眼看到,他免冠散发覆面,亲自驾车向北去了!然后又有人亲眼看到他被对方几名骑兵拦住,先发箭矢,后以长矛刺死。”依旧是辛评小心答道,而其人看了坐在一旁稍得喘息的沮授一眼,却又加了一句。“沮将军之子沮鹄,也被人亲眼所见,为一白马将军所斩,还专门割去了首级。”

满堂雅雀无声,还是袁绍继续保持了诡异的冷静:“此战大败,首在我无能……尔等不用多言,也不许多言……其次,是陈公台以总幕府筹备此战,稍显失误,但他如今也已经以一死恕罪……所以现在不是争责任的时候,而是想请诸位告诉我,接下来该当如何?”

“属下以为,接下来并无它论。”沮授双目通红,却以手按住肋骨,勉力正色相对。“无非是以步步为营,城寨相连,借着身后魏郡城池密布的优势,守下来而已……”

从袁绍以下,几乎所有人都颔首认可。

而辛评又继续接口道:“非只如此,我以为此战之后,想要再与公孙文琪野战未免不妥……将来数年间,在咱们喘过气来之前,也只能是以兖州、青州的财帛、粮食、人口为后援,在河北各处多立城寨,步步为营了!其实我之前便提过此策,真若是如此耗下去,公孙珣兵势虽盛,却后勤辛苦,未必就能耗的过我们!”

此言同样无人反驳。

而袁绍稍作思量,也是依旧冷静相对:“仲治此言是正理,反正接下来半秋一冬总是要守的……公台既然去世,你又本是留守,便由你来总领此事,统筹防御吧!”

辛评刚要应声,不料就在这时,辛苦护送袁绍回来的兖州部将吕翔却忽然向前:“明公,辛评不可当此重任!”

辛仲治愕然当场。

而袁绍依旧不喜不怒:“今日你曾回身去请陈公台,想来是陈公台有遗言了,不然何至于此?”

“是!”吕翔咬牙奋力言道。“陈长史死前有明言……大事可托沮公与、许子远等人,至于辛评、郭图、荀堪等颍川人,绝不可托付大任!”

荀堪此时未见踪影,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辛评、郭图二人则齐齐涨红面孔,却又偏偏晓得陈宫死前这话的分量,所以居然不敢出声反驳。

倒是辛评胞弟,年纪较轻的辛毗忍不住出言反问吕翔:“是不是我们颍川人来总揽车骑将军幕府,你们兖州人就要造反?”

“陈长史遗言如此,尔等强行为之,我等只是不服而已,何谈造反!”代替吕翔回复的乃是兖州大豪出身的别部司马薛房,其人身份素来偏低,但此时出言无人能小觑。

果然,辛毗刚要再说,却被亲兄直接一脚踹到了腿弯处,然后扑通一声跪于堂上,辛评本人也随即拜倒叩首,愤然而言:“明公,属下绝无趁机揽权之意……便是有,大局在此,也绝不会再伸手!唯独梁期防务皆是我一力为之,大敌在前,还请属下替明公挡住卫将军片刻,再渐渐移交许子远与沮公与二位栋梁之才!”

“你放心,军中人人知道我贪财,这个总幕府我无论如何做不得的!”许攸冷眼相对。

而袁绍稍作思索,却又冷冷看向身侧保持拱手动作的吕翔:“吕将军,公台可曾说过不许逢元图掌权?”

“这倒是没有提及,不过逢君不是在安平吗?”吕翔一时慌乱。

“熬过此冬,便让他回来,现在便可让他遥领此职。”袁绍依旧冷静的让人不适。“仲治也起来吧……你也知道大敌当前,难道还要我扶你不成?”

辛评赶紧叩首谢罪,然后匆匆拽着自己胞弟一起起身。

场面一时再度陷入沉默之中,而郭图心中烦躁之余,复又想起一事,便赶紧上前:“主公,还有一事要做……此战败得太快,连典韦那种神武之人都只能狼狈而走,何况其他?如在下看,战场之上必然有不少人只是力尽被俘,周围散兵溃卒中也有不少不能归队的人……还请主公一边明文赦免逃卒,一边遣使去见公孙珣。毕竟,虽然士卒他必然不会归还,可少许将领、幕僚却是该尽力营救一二的,还有战死的我军将士尸首一事……”

“说得对,此事交与你来做。”袁绍恍然颔首,却又四顾询问。“既如此,明日公孙珣来城下之前,可还有其他必须之事?”

众人面面相觑,也是再度纷纷失语。

袁绍见状同样再度低下头来,而过了不知道多久,其人方才端起面前案上热汤,猛灌了几口,却又一声叹气,忽然在满堂狼狈文武的注视下笑了起来。

袁本初既笑出声,且笑声愈大,周围诸文武,或是沉默不语,或是冷眼相对,或是愕然当场,或是仔细打量……却无人出声。

等了半晌,倒是郭图恍然醒悟,主动开口:“主公气魄非凡……其实也的确如此,我军虽败,但不至于伤筋动骨,而主公今日辗转于险境之中,几次化险为夷,想来必然是有天命在身……”

“放屁!”许攸终于忍耐不住,黑着脸当众喝骂一声。

“都不要吵!”袁绍失笑扶着几案道。“子远莫气,兵败如此,我何至于不知耻到这份上?而公则也辛苦,我知道你也是想要提振士气,是一番好意……而我此番笑,不过是笑我自己罢了!笑我没有自知之明,笑我如此妄自尊大……偏偏,这又不是第一次因为这个缘故而损兵折将了!当日河内那边,我轻视贾诩、吕布,结果呢?颜良将军身死、淳于琼将军败亡、韩莒子将军残废……诸君,你们说,若是鄙人一开始便没有这些毛病,若是诸位将军今日俱在,那又何至于败到这个份上呢?”

饶是众人之前各怀心思,此时闻言也不由各自面露哀容。

“算了,诸位或是血战一日,或是还有伤在身,如沮君居然还有丧子之痛……总之,仲治安排一下,让诸位先各自回去,都沐浴一下,再用些热汤,便早些休息吧!明日不知道会如何呢!”袁绍笑了一会,大概也是觉得可笑到无须再笑的可笑地步,便忽然止声,干脆屏退了众人。

就这样,众人纷纷告辞,而袁绍也在侍从的搀扶下来到后室,彼处刘夫人早已经带着数名侍妾,准备好了木桶、热水、新衣,准备亲自为他沐浴更衣。

话说,见到自家平日间如此轩昂的丈夫如此一番模样,刘夫人一边帮对方解下衣物,一边却又落泪不止。

“只是狼狈而已,并无受伤。”袁绍复又再度笑道。“爱妻何至于此?你这个样子,若是被下人传出去,是要动摇城中军心的。”

刘夫人乃是继室,远比袁绍年轻,而且仗着年轻貌美,兼有子嗣,加上又是正室夫人,所以平日间多有骄色,唯独此时闻言,却居然不敢再哭,只是勉力帮对方解衣而已。

然而,解开满是污泥、血渍的外袍,卸掉之前第一次进芦苇荡时忘记去除的腰中护甲,再脱掉半是污泥、血渍的中衣之后,其人望着自家丈夫贴身小衣上居然依旧有污渍、血渍,尤其是右臂那里一处明显血渍,从袖口一直蔓延到小臂处,难免再度惊吓出声,掩面欲泣!

“夫人且放心,愚夫真未受伤,这必然是他人血迹沾染来的。”袁绍继续轻笑安慰。

刘夫人这才再度收心,然后赶紧亲自再去脱这件小衣。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其人解开束带,伸手去揭,却居然一时脱不下来!再去看时,才发现竟是自家丈夫伸出一手死死按在了这件带着污渍和血迹的贴身丝绸小衣的肩膀处,不愿撒手。

刘夫人茫然不解。

到此为止,袁绍却是终于不再笑了,而是缓缓对自己夫人言道:“夫人,我刚刚才想起来,这是文将军的血,他是今日第一个为我战死之人,结果却因为我要逃命的缘故,连尸首都被我遗弃在了战场之上,不见踪迹,这最后一丝血迹,又怎么能轻易拿掉呢?!”

言罢,其人终于再难自抑,一时哽咽难名,一夜泣如雨下。

————我是哭起来没完同时不欠账的分割线————

“丑既归,知降人复还,不得用也,时两军分野于邯郸、梁期之间,将决战,遂不归阵,自请致师。太祖发骑司马赵云应之,云勇略三军,数十合,挑于马下,将斩,丑双腿俱废,乃单臂自刎于阵前。三军肃容,云以彼之刚烈,不取首而归谢于阵前。绍亦移其尸于车,时血涌不止,浸染入衣。及事定,绍大败归城,左右更衣,至于小衣,犹见血渍,绍恍然悟:‘此文将军血,勿去。’言罢,泪落如雨,泣涕难止。”——《新燕书》.世家第一

PS:首先继续献祭,三国新书《汉徒》,大家可以去试试。

顺便扯一句,合理党千万不要说魏越放了某某不合理,这个伏笔埋了很久了……而且这件事情是有历史原型的……北方两强相争,一方将胜,某大将即将捕获对方大佬,大佬回头劝他,今天抓了我,你家老大统一了北方,你就没法再刷战功了……结果那厮直接把某位太祖文皇帝给放了……放了。

喜欢覆汉请大家收藏:(www.ikashub.net)覆汉爱看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覆汉最新章节 - 覆汉全文阅读 - 覆汉txt下载 - 榴弹怕水的全部小说 - 覆汉 爱看书吧

猜你喜欢: 三国之单身狗怒开无双乱清天唐锦绣三国之弃子大唐远征军带着98k去抗日地中海霸主之路吃货唐朝自古红楼出才子帝国的崛起抗日猛虎军盛唐血刃特种妖孽狂兵最强特种兵之战狼大魏宫廷大夏王侯如意小郎君苏联英雄带着系统回大唐锦绣大明抗战之还我河山民国大间谍医入白蛇司礼监蜀汉的复兴曹贼
完本推荐: 末世魔神游戏全文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师兄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修真界败类全文阅读网游三国之天下诸侯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全民解说全文阅读八荒圣祖全文阅读位面电梯全文阅读大杀戮系统全文阅读曹贼全文阅读花香满园全文阅读都市俗医全文阅读仙路春秋全文阅读海贼王之最高悬赏金全文阅读贴身兵皇全文阅读穿越宁采臣全文阅读失忆了,别闹全文阅读修仙狂徒全文阅读大唐远征军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第一强者篮坛之氪金无敌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豪婿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我家爹娘超凶的长宁帝军霸天武魂炮灰大作战抢救大明朝超越狂暴升级没有谁,我惹不起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赘婿长生种武破九荒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我家后门通洪荒剑从天上来超凡黎明玄天龙尊仙韵传超级学神欢喜记事网游大相师神级卡徒家有悍妻怎么破水浒任侠都市最强修真学生我真不是学神

覆汉最新章节手机版 - 覆汉全文阅读手机版 - 覆汉txt下载手机版 - 榴弹怕水的全部小说 - 覆汉 爱看书吧移动版 - 爱看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