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爱看书吧 >> 覆汉 >> 第223章 卷旗而出

第223章 卷旗而出

清晨,公孙珣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居然是睡在秦罗敷怀里的……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决定继续躺下去好了。

然而,就在这时,坐在榻上,抱着自己夫君秦罗敷居然也睁开了眼睛,然后戏谑问道:“郎君醒了吗,一夜枕的可舒服?”

“哎……”公孙珣无奈应声。

俗话说,温柔乡即英雄冢,公孙珣是真不想起来,偏偏他面子上又抹不开,便一时犹豫,似乎是要挣扎起身。

“郎君若是还有些疲乏,不妨再躺一会。”秦罗敷以手抚过对方额头,轻声失笑。“反正已经躺了一夜,罗敷也不在乎这一时。”

公孙珣闭上眼睛,甘之如饴。

须知道,他一妻三妾,赵芸自不必说,其余三妾也算是特色分明……如卞玉,向来温柔体贴;如冯芷,向来小心奉承;如罗敷,倒是常有青春之态。

而昨夜今日罗敷的举止,难得如卞玉一般温柔,倒是因为昨日晚间二人聊起赵国往事,罗敷得了自家郎君之言,觉得家中应该无碍,又说起幼女在辽东更是安心,这才放下心来,难得水乳交融。

当然,换做公孙珣的角度来说,却是他来到涿郡以后,忧心大战连绵,所以向来劳心劳力。而昨日那场意外捕捉战机所获的大胜,却基本上称得上是奠定胜局。经此一战,十日之说,七八日之言,都不再只是鼓舞人心的话语。

他才如此放纵。

醒掌一郡权,累卧美人膝,这场春困之下的回笼觉倒是格外让人沉醉。

……………………

“夫君!夫君……”

公孙珣再度睁开眼睛时,却发现自己妻子赵芸赫然出现在了罗敷房中的床榻之前,也是让他一时惊悚,宛如梦中。

“夫君!”赵芸无奈提高了声音。“不是我不想让你睡下去……吕子衡、娄子伯、王叔治,这三人都在门前等你……说是黄巾军好像要攻城了,文超弟在城头引着诸将暂时应对呢!”

公孙珣闻言怔了一怔,然后翻身抱住了罗敷的腰肢,居然要继续睡下去!

此举立即引得原本就面色古怪的秦罗敷笑出了声。

立在榻前的赵芸也是无言以对,半响方才攥拳喊道:“我没骗你!你也不是做梦!”

公孙珣头也不回,只是闷声在自己爱妾怀中应道:“我知道不是做梦,你替我传话,让阿越都督前线,子伯参赞军务,子衡留守郡府,叔治总揽军务后勤,义公领义从不动……其余诸将听他们前四人调配,若有冲突以子衡为主!”

赵芸愈发无言,但还是勉力提醒:“夫君,外面在打仗……你就不怕被人笑话?!”

“不怕!”公孙依旧不愿回头,可声音却终于变得清晰了起来。“而且夫人还要告诉诸将,今日上午春光明媚,风和日旭,我要在房中宽衣解带,临窗高卧以读《春秋》,兼思周公之贤,除非敌军有援兵忽至,否则午时之前不要来打扰我!”

赵芸这才有所醒悟,但一看到对方依旧抱着秦罗敷的腰肢不动,却也一时气闷:“那我便去替你传令……你继续‘读《春秋》,思周公’吧!”

罗敷被抱住腰肢,只能憋着笑在榻上微微低头相送,赵芸无奈摆手,也是赶紧离开。

其实,诚如公孙珣所想的那般,不管城外黄巾军发的哪门子疯,可若是没有援军忽然到来的话,那就不必有什么担心……交给吕范那些人,自己在房中高卧,岂不美哉?!

就这样,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感受着罗敷双手在背部的抚摸,公孙珣大概是真的连日疲惫,居然又睡过去了。

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中犹怀抱。

公孙珣在这里继续温柔乡,外面的涿县城墙处,尤其是直面黄巾军营盘的东南两面城墙,却迅速的变成了修罗场。

当然,死的绝大多数是黄巾军……这日上午,不等昨日大胜的汉军重新组织起来继续出城扫荡,大量的黄巾军士卒就扛着最普通最简朴的撞木、长梯,进行了蚁附攻城。然而,这些黄巾军士卒士气低落,战力可笑,撞木和长梯也都只是临时组装的,不堪使用。故此,面对着局部战场数量并不处于弱势,而且还士气高涨、修整齐备的汉军,他们几乎是一触即溃。

等到公孙越和娄圭获得了正式指挥权,下令让关张牵魏等骑将各自引百人骑兵出城沿城墙根一番扫荡后,黄巾军更是在城下血流成河,一时惨不忍睹。

然而,骑兵撤回以后,过了中午,勉强修整一二的黄巾军居然再度来袭,这一次大概是在后营专门耗费时间和精力整理和制作了器械,所以撞木和梯子显得牢固了很多……但也仅此而已,依旧是在坚城之下毫无建树。

等到骑兵再次出去扫荡时,黄巾军不等鸣锣收兵,便纷纷仓惶逃窜了。

“彼辈到底是怎么想的?”娄子伯看着城下密密麻麻惊慌逃走的黄巾军士卒,愈发难以理解。“此时不该深沟壁垒,小心严防死守吗?为何要攻城?!”

一旁的诸将,从公孙越往下,纷纷无言以对。

“能有什么?”神清气爽,精神抖擞的公孙珣扶着佩刀昂然走上城头,身后则跟着负责后勤的王修。“不是贼军主帅太蠢,便是他控制不住营中局面了,又或是二者兼有……”

众将赶紧纷纷问候。

“不必多礼。”公孙珣居高临下,先是看了眼城墙下方和前方的黄巾军尸首,又盯着对方的营盘看了起来,却是微微眯眼。“既然到了这种地步吗?”

“君侯是何意?”刘备大着胆子问道。“到了哪种地步?”

“无他,”迎着满是血腥味的春风,公孙珣蹙眉言道。“我本以为经过昨日一战,黄巾贼骑兵尽丧,我们可以放开手脚大肆袭扰,这样七八日间便能举众反扑……可今日一看,彼辈多了如此多的伤亡,怎么感觉已然是摇摇欲坠了呢?”

众将一时若有所思。

“叔治。”公孙珣扭头问道。“城中征兵进行的如何?”

“黄巾贼之前初来时军势如此浩大,大户们不敢再藏私,后来我军又多有取胜,良家子们也都放开了顾虑……故此,倒是一帆风顺,如今城中可用青壮已经勉强过万。”王修依旧是从容应对。

“可能出战?”公孙珣继续重复了五日前的对话。

“还是之前所言。”王修坦诚道。“将军强要出战,别的倒也罢了,可军械却不足以供应新募之军,如今城中便是只以长矛为主,不锻刀剑,也不过是准备四千多支矛,发动城中百姓制作的箭矢,也不过是区区五千多筒,还都是那种不堪……”

“足堪使用了。”公孙珣指着城外黄巾军营盘微微笑着打断了自己的爱属。“只要一波冲锋,打下对方营盘,军械不就充足了吗?正如昨日一战后反而多了七八百匹马一般……没有军械,黄巾贼自然会给我们送。”

“君侯说的不错。”有人忍不住插嘴道。“之前几日在黄巾贼营中反复,倒是看他们准备充足……若打下对方营盘,怕不止是军械,连钱粮都能大有收获。”

王修当即闭口不言……这就不是他的职责范围了,他只是如实汇报了自己的工作而已。

“会不会有些仓促?”娄子伯勉力问道。“君侯,明日后日间,再消耗贼军两日如何?顺便也让叔治那里多做准备。”

“不必了。”公孙珣盯着城外方向微微眯眼道。

而娄圭等人顺着对方视线看去,却是齐齐变色……原来,黄巾军居然要在日落前准备第三次尝试攻城。

疯了吗?!

“我没疯!”晚间,黄巾军的军帐中,头发花白、眼中满是血丝的张副帅全身披挂,双目圆睁,正立在军帐中间对着上首的程远志恳切言道。“程帅你想想,地公将军让你来此地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阻拦涿郡太守支援范阳?如今我们没了骑兵,若是继续如前几日一般,任由对方骚扰杀伤,怕是再过五六日大军就要不战自溃了!这时候,除了以攻为守外,根本没法子!所以依我说,明日还要出战!”

额头上帮着一条黄色绸缎的程远志端坐在上首的太尉椅中,面色阴沉,让人看不出喜怒。

“程帅!”张副帅还是要劝。“听老朽一言……”

“张副帅就不要自欺欺人了!”就在这时,一旁忽然有一名小帅实在是忍耐不住,从座中跳了出来。“你说这么好听,其实还不是为了给你那独子报仇?!满满都是私心……”

“我有私心又如何?”张副帅丝毫不惧,花白的发丝从绑着黄巾的铁盔中露出,竟然无风自动。“诸位哪个没私心?没私心造什么反?!再说,我虽然有私心,却也未曾为此耽误大事,不以攻为守,难道要坐以待毙吗?!”

“你还有脸说未耽误大事?”另一名衣着稍微简朴的小帅愤然起身。“为你私心,今日一日便死伤近两千人……”

“些许氓首,如何算人?”张副帅依旧振振有词。“几日间便能聚拢来三万人,那日后还能再聚拢来三万人!若能靠每日死两千这些东西便能拖延下去,等到范阳城陷落,地公将军来援,则此番大事照样没有耽误!”

“张副帅强词夺理!”又有一人站起身来,却是对着程远志而言。“程帅你想想,便是氓首之命不值钱,此时也是极为紧要的,因为我们现在蹉跎在城下,士气低落,唯一依仗便只是兵力雄厚而已。而若是照张副帅的意思去做,昨日没了一千骑兵,今日没了两千步卒,明日若再没两千步卒,那几日后汉军倾巢而出我们怎么挡?!我们败在这里不要紧,七八日便让那涿郡太守引兵去支援到范阳……可就罪过大了!”

张副帅刚要再言,却见一直未发一言的程远志忽然拍着椅子把手站起身来:“说的不错!我们这边败了倒也罢了,可决不能误了地公将军的大事!张副帅,你就不必多言了,从明日起,安心在营中修养,其余的大家伙仔细布置营地,小心防护……撑到地公将军来援,万事好说!”

营中还没人能够质疑程远志的地位和决断,尤其是邓茂死掉以后……所以,即便是张副帅也只是面无表情的拱了拱手便不再多言。

就这样,当日晚间,程远志先是格外叮嘱了值夜与防护……作为家中拥有庄园的大户,晚上需要格外提防夜袭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人教,甚至这些黄巾军统帅都不认为这是一种军事素养,而是一种本能之举……然后,身心疲惫的程渠帅才满怀心事的躺倒在了自己的军帐中。

三月初,换成以后的阳历大概要算成四月份,真正的阳春三月,天气不冷不热,完全可以和衣而睡,还睡得很香。

然而,身为一军统帅的程远志却怎么都睡不着。

这个天资愚钝,但却因为格外勤恳而被张角高看一眼的广阳人,开始回想起来到涿郡以后的种种事端……从前几日被汉军用小股骑兵大肆袭扰,到邓茂请求聚拢骑兵却被人在远离大营的地方一击而灭,再到昨晚上稀里糊涂听了张副帅的鬼话然后今日乱糟糟的攻城,当然还有刚刚的争端……种种事情都在这位黄巾军渠帅的脑海中反复盘旋。

渐渐的,程远志有所醒悟……其实,他一开始就应该把骑兵聚拢起来,这样才能应对汉军的小股骑兵,但却不应该放任骑兵离开营地,失去援护……早知如此,便不会有如此的局面了。

以后,应该记住这一点才是!

想到这里,程大帅居然起身喝令士卒重新点灯,然后又就在灯下掏出一个安利号专门用来抄书的白本书册,并翻身取出了一支大鹅毛,让人磨墨加水,蘸着墨迹就在这小本本上记下了此番心得。甚至,他还复诵了两遍,这才难得安下心来,昏沉沉的重新睡去……

睡前,这位黄巾军渠帅已经下定决心,往后不做那些多余之事了,安心守好大营,等地公将军来援便是……明日,或可挖一条深深的壕沟在军营前做防护……自己怎么就忘了挖一条沟呢?

多日疲惫,程大帅这一夜黑甜一觉自然不必多言。

然而,第二日清早,天色尚未大明,当他被一名闯入营帐的小帅亲自晃醒以后,却是被一个坏消息给弄的再度七上八下起来:

“张副帅领人攻城去了?!”

“回禀程帅!”这名算是程远志亲信的小帅,也是太平道出身之人,当即跪地请罪。“不止是张副帅本部,还有邓副帅的旧部,还有不少安乡县出身之人,都被他昨晚回去后偷偷说动,然后今日一早便一起驱动各自部属去攻城了,说是要趁着天色刚明,汉军无备,杀汉军一个措手不及……我等阻拦不动,便只好赶紧来寻程帅!”

程远志慌忙出营,然后爬高而望,然而却已经晚了……只见春日朝阳若隐若现,远处涿县东侧城墙下已经有不少黑影晃动,俨然便是那张副帅凑起的安次县出身的黄巾军部属。

这个时候,再把人喊回来已经没意义了,还不如期待着清晨的汉军毫无防备,张副帅等人能够成功登上这边的城头呢!

当然,程大帅这个期待很快便化为乌有……因为不等他看到自家军势逼近城墙,涿县县城的东侧大门就已经主动打开,然后装备齐全,密密麻麻的汉军便从城门内蜂拥而出!

双方在城门前的空地上迅速遭遇,然后直接接战!

“这是汉军发现了?”在远处还不是很激烈的喊杀中,登高而望的程远志一时有些糊涂。

“要不要派人接应?”一旁的小帅忍不住提醒。

“这是自然。”程大帅当机立断。“既然汉军已经发觉,这便没啥用了,让人把安次那伙子人接进来……你亲自去,传我的命令,带着整个前营的人去做接应,千万不要学前日那般,整支军队被人在营盘外灭掉!”

小帅赶紧奉命而走。

然而,徒弟走后,程大帅继续在高台上远远观望,却是眉头越来越紧……原来,远处城门中涌出的汉军居然越来越多,便是两侧城墙后也涌出了不少汉军队列。

渐渐的,张副帅那股子‘奇袭’的部属在三面夹击下开始支撑不住,隐然有了溃退的迹象。不过所幸,此时黄巾军前营大门已经打开,接应队伍也及时涌出,这倒是让人松了一口气……关键时刻,还得看这些太平道出身的大伙!

但就在这时,异变陡现!

随着一面白马旗从城门中卷出,城门前的汉军忽然齐声欢呼,然后便一鼓作气,压垮了当面之敌。而接下来,汉军依然追杀不止,居然就推着对面的溃兵一路前行,朝着黄巾军的营盘倒卷而来!

————我是倒卷而来的分割线————

“太祖尝与黄巾战,黄巾三万围城,其分派各将,乃归家高卧于榻,观《春秋》不止。秦夫人在侧,问:‘城上利害?’答曰:‘诸将当破贼。’意色举止,不异于常。”——《世说新语》.雅量篇

喜欢覆汉请大家收藏:(www.ikashub.net)覆汉爱看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覆汉最新章节 - 覆汉全文阅读 - 覆汉txt下载 - 榴弹怕水的全部小说 - 覆汉 爱看书吧

猜你喜欢: 北宋大丈夫我是一个原始人大明望族代鼎正德大帝军事承包商三国之龙图天下红楼大官人寒门状元扶一把大秦超级驸马抗日之浩然正气三国之弃子大文豪医入白蛇神话版三国抢救大明朝乱清逆水行周特种妖孽狂兵司礼监归楚大明帝国日不落隋末之群英逐鹿极品家丁大唐图书馆
完本推荐: 电影世界冒险王全文阅读恶魔法则全文阅读位面手机全文阅读遥夜有你全文阅读都市开光大师全文阅读神话原生种全文阅读肆虐火影全文阅读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全文阅读仙道求索全文阅读穿越宁采臣全文阅读最强神话帝皇全文阅读妙医圣手全文阅读都市至强者降临全文阅读超级合成系统全文阅读天才儿子嚣张妈咪全文阅读快穿黑化:病娇哥哥,坏透了!全文阅读三界独尊全文阅读末世之全能大师全文阅读神级仙医在都市全文阅读特工农女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修真从武侠开始电商穿越七零年代最强透视隋唐大猛士我的老妈是土豪我来自三界外重生之财气冲天重生家中宝洪荒历重生之完美未来万兽朝凰金色绿茵重生世子爷道门法则画满田园我和美女总裁老婆仙韵传我真不是学神圣骨传仙宫踏星从1983开始第一赘婿都市少年医生长宁帝军随身带个狩猎空间霸天武魂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武破九荒

覆汉最新章节手机版 - 覆汉全文阅读手机版 - 覆汉txt下载手机版 - 榴弹怕水的全部小说 - 覆汉 爱看书吧移动版 - 爱看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