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爱看书吧 >> 覆汉 >> 第193章 只见旧人哭(上)

第193章 只见旧人哭(上)

公孙珣失态大怒是有缘由的。

今日若非是遇到褚飞燕这个身在草莽却志在庙堂的奇葩山贼,他差点便被那甄度给彻底蒙混过去!

然而,甄度是个什么玩意?!

区区五百石的县长,连县令都不是,却试图将他这个超品的亭侯给玩弄在鼓掌之中。

想这位无虑候今年不过二十四岁,从緱氏山到弹汗山,从辽东到洛阳,虽然也遇到过一些变态的鞭挞,但不是长辈便是被人轻轻放过,何曾被一个不曾放在眼里的人耍成这样?!

更重要的是,他公孙珣这边可是在收拢人心,辛苦为政啊?怎么就被人稀里糊涂的又戏弄又抢功,还要被人当刀子使呢?!

“沮公祧!”公孙珣劈开几案后,继续手持利刃,也是怒气不减。

“在下在此。”沮宗几乎是用发颤的嗓音应声。

可怜他一个世家公子,来到此处也只是整日陪公孙珣打个牌下个棋,如何见过对方如此盛怒?

“这件事情你已经想清楚了吗?”公孙珣一手握刀另一手却指向了对方。

“大略已经想通了!”沮宗赶紧低头。

“复述一遍!”公孙珣冷冰冰的言道。“让我看看你与你兄长到底差多少……”

“是。”沮宗干咽了一口口水后应道。“申虎本人应当只是个意外,但不知是巧合还是有心,他便去投奔了有些交情的甄县长……”

“怎么可能是巧合?”

“是……”沮宗当即更正道。“申虎应该早就知道这位甄县长祖上出过一个因为卖友求荣而闻名天下的小人,明白对方无论如何都不会再作出类似之事,否则颍川甄氏花了几十年重建的名声便要毁于一旦,这才专门去投奔对方。甚至还可能把自己投奔此人的讯息提前通知了别人,逼得甄度不得不接纳他,也不得不襄助于他!”

“接着说。”

“甄度因为祖上的故事不得已收留了申虎,然后便陷入了到了两难之地。一边,他无论如何不能再让甄氏担上卖友之名,所以必须要保住申虎;另一边,这个申虎却要执意报仇,与君侯为难,这其实也是死路一条。”猜度到这里,沮宗也是不由一叹。“于是甄度便苦心设计了这一切……表面上是一力协助申虎报仇,又是利用太行山匪转移视线,又是突袭刺杀;而内里却有多重准备,大致是要借君侯与山匪之手了结此事,最后再灭口山匪,瞒过君侯。”

听到这里,公孙珣的表情愈发阴暗,也就兀自接过了此言:“若是此事成了,那申虎明明是他雇佣褚燕杀的,却在外人看来是褚燕有感于我的德行而动手了断的;那盗匪明明是他引来的,也是他灭口的,却成了他的功劳,我辛苦出兵却只是白饶;最后还要嫁祸给邯郸氏,让我去找邯郸氏的麻烦?!这算一石几鸟?!”

“他还故意在公文日期上留下了极为明显的破绽。”王修也在一旁补充道。“便于推脱……”

“机关算尽太聪明,聪明却反被聪明误!”公孙珣看了一眼因为甄度下手太快还颓废在池塘边上的褚燕,却是将刀子转手递向了沮宗。“既然公祧对此事已经明了,那便好办了……拿着这把刀子!”

“喏!”沮宗小心翼翼的接过这把颇为知名的断刀。

“做我的公车去,以使者的名义去襄国县寻郡功曹掾吕范。”公孙珣忽然轻轻咧开嘴角笑了一声,语气也变得温柔了不少。“将你刚才所说的这个故事说与督军的吕子衡听,再把刀子给他……让他把人与我带到邯郸来!”

“明白了!”沮宗猛地打了个寒颤,然后躬身一礼,便逃也似的捧着刀子离开了后院。

“多谢贵人为我那些兄弟报仇……”褚燕此时方才回过神一般,俯身叩谢不止。“褚燕感激不尽!”

公孙珣抬眼看了下此人,若非是此人武力、野心都超出一个山贼的范畴,否则他这位无虑亭侯今日怕是真要栽在那个甄度手中。但是,与胁迫他人相助自己的申虎相比,与用心歹毒,杀伤无辜的甄度相比,此人难道就很纯良吗?

“我不是为你。”恢复平静的公孙珣丢下这句话,便转身走入了房中。

王修目视自家这位君侯转入房内,心中也是一时感叹……其实,他早看的出来,自家主公心中向来有一股难以描述的傲气,不是对某个人的,也不是对某些人,而是对这普天下万事万物的,故此今日险些被邻县县长玩弄于鼓掌之后才会如此震怒。

当然,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王叔治这人历来勤恳忠谨,便赶紧招呼来婢女仆役,收拾几案,并安顿那只‘飞燕’,又寻人来与他看伤……当然,人家褚燕既然号为飞燕,便是公孙大娘都隐约提过的人物,那几个想要灭他口的人又怎么会是他对手,一身血迹到多是旁人的。

不止如此,后院安顿好后,王修还不忘转到官寺前院,叫来所有县吏,一边让他们调度了些许守城的郡卒来防卫官寺,一边却又安抚人心,准备迎接那三百车骑归来后的风波。

一连数日,平安无事。

但也仅仅就是数日后,随着吕范、娄圭、沮宗、赵平还有三百车骑自襄国县返回邯郸城,然后那个大胡子牵招也带着几十个义从匆忙从太行山中返回后,城中气氛却陡然变得紧张起来。

自魏氏以下,赵国大小宗族全都在忐忑不安中被邀请到了城中,而相聚的地点居然是满是野草的郡府官寺……按照公孙珣派出去请人的义从所言,那里地方宽敞,也是赵国名正言顺的治所,正适合明正典刑!

没有座椅,没有几案,没有宴席,更没有大锅煮羊,所有人都只是表情呆滞的站在满是荒草官寺院中,忍受着蚂蚱与蚊虫,然后悄悄的跟面色惨白的邯郸氏族长保持了一定距离……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事到如今,便是那些‘小门小户’的人也都知道了,申氏余孽刺杀公孙珣不成反被杀,而与此同时襄国县长却在治下苏人亭的一个邯郸氏庄园中围杀了数百太行山贼!

怕是傻子才会以为这中间没有关系!

实际上,邯郸氏族长这几日光是信件都写出了七八封去,甚至还给冀州刺史王方写了信……得亏公孙纸的出现让这年头写信变得如此轻松……反正,就差请巫女做法将自己死了几十年的亲爹请回来了!

要知道,邯郸氏族长的亲父,之前便说过的,可是官至两千石的。

然而,写出去的信几乎全部石沉大海,最期待的冀州刺史王方也同样连个回信都没有,这就难免让邯郸氏上下人心惶惶了。

而到了今日,这邯郸氏族长也是认命一般跟着来请之人入了城……据说,来时哭哭啼啼,重新检查了一遍遗书不说,连个服侍在身边的后辈都没舍得带,生怕到时候多送一个人头。

也是可怜!

就在众人一边忍受蚂蚱,一边学以致用般的暗暗研究邯郸氏族长此时的‘死相’之时,公孙珣也是在一群心腹和数十持刀武士的簇拥下忽然间涌入了官寺。随即,前者随着这位无虑亭侯堂而皇之的立在许久没有打开的官寺大堂前的台阶上,后者则四散开来将所有人围住。

众人当即肃然,连魏松都在儿子的搀扶下低下了头。

“诸位,自申氏灭亡后,我本不想再杀人的,也不想在诸位面前露出此刀的刀刃。”公孙珣站定身子,干脆利索的拔出了自己的那柄断刀,也是开门见山。“但有些人实在是做过了头,不杀不足以泄我心头之恨……我今日叫诸位来,并不要求诸位做什么,只求一个见证!待我杀人后,尔等尽管将此事说与你们的好友至交,故人旧识……只求不做修饰,直言不讳即可!”

邯郸氏的族长几乎摇摇欲坠。

其余人也是愈发用同情的目光关照起了此人……众人皆是心思通透之辈,如何听不懂公孙珣话中的意思?这位侯爷虽然言语平和,好像轻描淡写,但其中的决心却是显露无疑,更是早有准备,绝不动摇!

“邯郸公……”公孙珣果然开口了。“你到前面来,我有话问你。”

邯郸氏族长心知再无幸理,也是深呼吸了一口气,挺直腰杆来到院子最中间,并对着公孙珣微微拱手:“君侯可是要问襄国县一事?”

“不错。”公孙珣微微眯起眼睛质问道。“贼寇数百,隐匿在你家的庄子里,此事你有何话可说?”

“回禀君候。”事到临头,邯郸氏族长再度长呼了一口气,也算彻底放开了负担。“此事我真不知晓,那个庄园因为占据河道,最近被襄国县连发公文,要求退出……”

“所以你便退出去了?”

“是!”邯郸氏族长赶紧言道。“当时君侯刚刚在此地诛申氏立威不久,我怕襄国县长有意仿效,为以防万一便赶紧……”

“那此事便简单了,”公孙珣从容打断了对方话语,倒是依旧不喜不怒。“现如今是先有数百贼人犯案后消失不见,然后又有襄国县长用印公文到我手中,直言在你家庄园放火围杀了数百贼人……然后邯郸公你又告诉我,是襄国县官府之前让你们清退了那个庄园?”

“正是如此。”

“那你们邯郸氏与襄国县官府中必然有一个与太行山贼人有所勾结……对不对?”

“或……或许……或许吧?”邯郸氏族长结结巴巴应道。

“把人带上来。”公孙珣忽然一挥手,倒是让满院子人目瞪口呆。

原来,目光所及之处,居然有一位众人的熟人被反绑着双手给推了进来……此人出任襄国县长已经两年有余,赵国境内的大族管事人,又有几个不认识的呢?

“甄县长,”公孙珣立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当日匆匆赴任,未曾拜访,不想你我今日以如此局面相见。”

“公孙县令!”甄度勉力应道。“我大概知道你误信了一个山贼和一个逃犯,对我有了误会……”

“且不说这个,邯郸氏也是本地名族,他们也觉得是你勾结了太行山匪……”

“正是如此!”邯郸氏族长恍然大悟,不顾礼仪连声出言。“君侯明察秋毫,正是如此!”

听到此处,一旁围观的赵国名族长老们也是纷纷愕然无语……看来这公孙珣居然以为此事是襄国县县长所为,而邯郸氏无辜了?也不知道是得了什么证据或证言,居然直接不顾法度,将人家一县之长给捆缚到了此处。

“公孙县令!”甄度赶紧反驳。“你不信一县之长,反而要信一个屡次与你为难的地方豪强之辈吗?!”

“我父乃是两千石,家中乃是世族……”

“放屁!”甄度怒斥道。“你们邯郸氏仗着人口繁多,势力庞大,肆意侵害乡里,只因为之前要你家清退侵占河道的庄园,便勾引太行山匪荼毒我县!如今更是恶人先告状,反咬一口,如此作为又有什么资格自称世族?!公孙县君,请你明鉴!”

“那来行刺我的太行盗匪也说自己是你甄县长所佣……又做何解?”

“一个盗匪!”甄度再度重审了一遍自己的理由。“君侯何以信一盗匪,又信一残民豪强,而不信一县长?!如此,何以服天下人?”

周围围观众人一时无言……乃至于议论纷纷。

要知道,尽管出于兔死狐悲之意对邯郸氏有所同情,但平心而论,甄度也是一县之长,从官府的角度来说,都是一面之词,不信同僚难道要信别人吗?

其实,这也是甄度计划中的绝妙之处,尽管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滴水不漏,但他毕竟是一县之长。所以从常理来说,公孙珣没有理由去信一个明显跟他有利益冲突的邯郸氏、一个太行山中跑出来的陌生山贼、一个跟他有灭族之仇的申氏余孽,却去怀疑一个同僚。

实际上,便是吕范、娄圭等人也都对此事有一些不同看法,他们认为或许真是邯郸氏所为也未必……只不过公孙珣盛怒之下,把刀子和‘故事’都送过去了,那吕子衡也只好捏着鼻子在宴席上将此人绑了回来。

当然,和其他人因为对山贼的轻视,而总是不愿意相信那个关键证人的证言不同,公孙珣却是从骨子里更愿意去相信那个绰号‘飞燕’的太行山贼的,因为他知道这个人后来的成就……自家老娘是隐约说过一个黑山‘飞燕’的,虽然彼时姓张,但山贼嘛,改个姓似乎也没什么,关键是,公孙珣记得很清楚,此人居然在黄巾之乱后一度拥众百万。

一个拥众百万的山贼没有理由去刻意污蔑一个五百石的县长……这么一想不就很自然了吗?

“说的好!”就在甄度气色渐缓之时,公孙珣忽然失笑。“但是,你家中名声也很不好。故此,那姓申的说你们颍川甄氏多为卖友之人,你之所为宛如你叔祖一般时,我也是难辨是非……”

“申虎无耻!”甄度额头青筋暴露。

“你焉知此人唤做申虎?!”公孙珣忽然冷笑。

—————我是哭泣的分割线—————

“太祖为邯郸令,襄国长暗妒,乃遣刺客做使者至。逢太祖与沮宗棋于县寺后院,见宗世家风范,风流倜傥,遂解印绶,戏使沮公祧代己,自捉刀立檐下雨中。既见,刺客入内,直弃刃于地,告以区直。宗奇而问之。刺客乃曰:‘君侯雅望非常,然雨中捉刀人,此乃英雄也,故不敢动。’太祖笑而赦之,复赠百金以慰。”——《世说新语》.诡谲篇

喜欢覆汉请大家收藏:(www.ikashub.net)覆汉爱看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覆汉最新章节 - 覆汉全文阅读 - 覆汉txt下载 - 榴弹怕水的全部小说 - 覆汉 爱看书吧

猜你喜欢: 抗日之全能兵王最强军魂大明望族大唐远征军三国重生马孟起宗明天下抗日之铁血军工重生之战神吕布曹贼自古红楼出才子少年大将军极品家丁天官大宋超级学霸抗日猛虎军大明之雄霸海外乱唐诡三国军事承包商抢救大明朝崇祯本纪大文豪寻唐明末之虎三国之龙图天下隋唐君子演义
完本推荐: 斗鱼之顶级主播全文阅读桃花宝典全文阅读位面游轮全文阅读大文豪全文阅读校园绝品狂神全文阅读吞噬星空全文阅读召唤神将皇帝系统全文阅读美女请留步全文阅读网游之逍遥派大弟子全文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全文阅读重生之极限进化全文阅读位面之穿梭系统全文阅读彼岸繁花[综红楼]全文阅读不灭元神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斗破苍穹之万界商城全文阅读万界系统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武道宗师全文阅读御宝天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神游诸天虚海诸界末日在线帝神通鉴绝世丹神我的绝美老婆家有悍妻怎么破极品修真邪少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我的师父很多我真的长生不老纣临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万古最强宗召唤梦魇戏闹初唐万兽朝凰无敌修仙妖孽来自地狱的男人鬼城引峨眉祖师明王首辅会穿越的道观重生之都市仙尊我真不是学神崛起1639带着农场混异界网游版美漫大道朝天抗战之铁血山河美食供应商

覆汉最新章节手机版 - 覆汉全文阅读手机版 - 覆汉txt下载手机版 - 榴弹怕水的全部小说 - 覆汉 爱看书吧移动版 - 爱看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