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爱看书吧 >> 穿成娘道文的女主 >> 第 100 章

“该怎么做?”卢父拿着大网问卢桢。

“我看视频里, 就是拿着大网在水下一直用顺时针在冰下搅动。”卢桢做出搅动的动作,“但是搅动多大幅度, 搅动多长时间, 我都不知道。”

靠冰下水中缺氧,搅动冰下水流来聚集鱼群捕鱼这个原理, 需要好几个必要条件,首先是确认这个水下得有鱼,这一般都得靠老渔民才能做到。

最基本的, 就是拿着网兜搅动水流的人,得有力气。

卢桢也不知道需要搅动多久, 多大幅度,毕竟她只是看过这样一个视频,知道这样一个原理,从未操作过,这都得需要他们自己自行摸索。

其他人也都好奇的看过来,在卢父拿着网兜, 走向冰窟窿的时候,男孩子们都好奇的看过来,除了太小的,怕掉入冰窟窿里不安全的孩子, 稍微大些的少年, 都围了过来, 想看卢父怎样捞鱼。

“卢叔, 这样真的捞到鱼吗?”

鱼该有多笨, 才能被这样的渔网轻易的捞到啊?

他们都觉得这太不靠谱了,还不如钓鱼呢。

但因为是卢父,他们虽然觉得不可能,可还是跟过来看。

因为他是卢父啊。

冰上很多很多别的难民,见到他们这边的动静,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又专注的凿着自己的冰。

在生存面前,他们失去了一切好奇,只对关于能不能继续生存下去的事情感兴趣,他们甚至已经完全没有了好奇的力气。

缺水、饥饿、寒冷。

每一样,都在时刻可能收割着他们的生命。

在命都随时可以失去的逃荒路上,好奇是那样奢侈的一件事。

他们看着卢父将网兜浸入水下,然后开始顺时针搅动冰窟窿。

周围围着很多人,他们都好奇的看着卢父的举动,不懂这样的举动,如何捕鱼。

看着冰窟窿附近聚集这么多人,卢父又开始有些腿软,招呼大家:“都围在这里做什么?都岸上去!事情都做完了吗?”他叫住力气最大的王耕牛:“耕牛,你来,就像我刚刚那样,沿着一个方向,一直搅!”

他将所有人都赶走,将绑着网兜的竹竿递给王耕牛,叫卢桢:“桢桢,拿根绳子来!”

他到底是觉得站在冰上很不安全,用绳子系在王耕牛腰上:“站在冰窟窿这里太危险了,一旦掉下去救都救不回来,身上绑个绳子安全一点。”又挥手对其他人说:“都走开,其他人都走,刚刚掉下去的人你们都看到了,这么厚的冰,掉下去飘都飘不上来!”

王耕牛腰上绳子绑好后,就照着卢父说的那样,一直搅动,他也不知道需要搅动多久才行,反正卢父不说停,他就一直搅动不停。

卢父就抓着绳索,搅了一会儿,就问他:“感觉怎么样?有鱼了吗?”

王耕牛也不知道。

“你感受下网重不重不就知道了吗?搅动越来越沉,说明网里就有鱼了,搅动的不沉,和开始的感觉一样,那肯定就没鱼啊?”

这种感觉也说不好,因为越是搅拌到最后,胳膊越酸,网自然感觉越沉,但里面有没有鱼,其实不知道。

卢父就想让他起网,其他人也都想让他起网,都很期待的看着王耕牛。

因为是卢父的主意,大家都对这样网鱼的方式抱有很大期待。

“哪有那么快啊。”卢桢也在卢父身边,手里抓着绳子,以防万一,“搅动水流之后,氧气增加,附近的鱼群游过来都需要时间呢,起码得一炷香吧?”

一炷香,也就是半个小时,一直保持搅动水流的动作,一炷香的时间,是非常消耗体力的一件事,尤其渔网里还有鱼的时候,网兜就会变得更加沉重。

十五分钟的时候,王耕牛的胳膊就已经相当酸了。

他穿着厚厚的棉袄和虎皮坎肩,搅动竹竿有些不便,想把身上外套脱了,可实在是冷,不多时,他额上就出了细细的汗,身上也是汗。

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洗澡,身上一股酸臭味,此时味道更浓。

卢父有些受不住的站远了些,见卢桢好奇的想过来探头看,连忙伸出胳膊将卢桢挡回去:“去岸上看,这里太危险了。”

半个小时后,王耕牛胳膊已经撑不住了,可他也不知道好了没有,不敢停,只喊道:“卢叔,网兜太沉了,我快搅不动了!”

“我来替你!”张顺和戚阳朔他们这些小伙子,都跃跃欲试。

“不用,我赶紧网里有鱼。”

众人一听,皆大喜,往冰窟窿这里冲来。

卢父怕不安全,连忙叫道:“都别过去,拿绳子系在腰上再去,顺子小戚去帮耕牛拉网,卢柏、三癞子过来帮我拉绳子!”

“不用绳!冰厚着呢,没事!”张顺一捋袖子,一把抱住王耕牛的腰,双手抓在王耕牛手中的竹竿上,差点没被王耕牛身上的气味熏晕过去。

他自己身上味道也重,却闻不到自己身上味道,只大笑道:“耕牛,你得洗澡了,你这身上的味儿,隔十里都能闻到。”

王耕牛严肃的脸一红:“赶紧拉!”

其余人也都兴奋的冲上前去,抱着张顺,一群人就像儿歌《拔萝卜》里的姿势一样,一个抱着一个,往上拉网。

“都系上绳,都系上绳!”卢父十分无奈,生怕冰层裂开,掉窟窿里去。

可这时候谁还有心思系绳啊,他们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也只能拖上来一点一点,一个个兴奋极了。

网在水里的时候,不是最难拉的,什么时候最难拉?快要出水的时候。

尤其冰窟窿的洞口还没那么大。

三个人根本拉不动:“大壮、二狗,快快快,感觉里面好多鱼,快来帮我们一起拉!”

这下少年们都激动了:“我来!”

不愿意抱后面人腰的,就走到冰窟窿前,和张顺一起握着竹竿往上拉。

“大家当心一点,别把网拉断了!”

大家已经发现,网兜里怕是有不少鱼。

卢父、卢桢看的心惊胆战,生怕这么多人在冰上使力,一不小心,冰就裂开了,或者谁就掉到冰窟窿里去了。

这些人全不系安全绳。

若是一块完整的冰可能还不需要这样的担心,可是有了冰窟窿之后,这附近的冰层就已经受损,是非常容易裂开的。

“真的好沉啊!”

就连岸上烧火的妇人们,注意力都被冰层上的男人们给吸引了,眼神火热期待的看着他们往上拉网。

原本在河滩边捡鸟屎,凿冰层的难民们,不知何时,也被他们吸引了注意力。

虽然因为这里围了太多卢父车队的人,他们甚至无法看清他们在做什么,可还有很多岸上的人,居高临下,很容易看清他们的动作。

他们都知道,他们在捕鱼。

“一二三,拉!一二三,拉!”

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力被这边吸引,因为拉网的动静实在太大。

终于,网兜浮出了水面。

这时候是渔网最重的时候,不光是渔网本身的重量,还有鱼在渔网挣扎时的重量,在鱼还未脱离水时,每一条鱼所造成的渔网的重量都是很大的。

卢桢真的很怕网兜撑不住。

好在网兜是用铁丝一层一层绑在竹竿上的,又用老虎钳加固过,下面的网兜也是尼龙绳的,结实的很。

等露出水面的网兜里,跳出白色大鱼时,所有人都激动了,呐喊加油声越发响亮:“有鱼,真的有鱼!”

“娘,你看好多鱼!”

“哇,有鱼吃了!”

岸上妇人和孩子们的欢呼声,让附近的人都暂时的放下了自己手中凿冰的活儿,走了过来。

干渴的他们,已经用凿出来的冰块,含在嘴里,解了一时之渴,他们还很冷,很饿,饿的头晕眼花,四肢无力,身体发软,摇摇欲坠。

当他们看到卢父他们,将整整一网兜的鱼拉上来之后,周围已经围满了人,甚至还有人想凑近了看。

车队里有机灵的孩子,立马大喊:“卢叔,有人偷看我们捕鱼!”

在他们心里,捕鱼的法子都是绝密,不能被别人看的。

卢父看了眼周围的人,高声道:“看就看吧,不是什么难得的方子,也就在这极寒的天气下能用,平日九派河哪里会结冰?大家都是遭灾的难民,若是这法子能让大家伙吃饱肚子,让他们看吧!”

卢父车队的人,这才没有拦着这些人看,可还是愤愤不已。

卢父话说完,见这些人更是往里面挤,连忙道:“大喜、卢松,让他们都不要围过来,都站在冰上太危险了!”

李大喜和卢松等几个伙计全都简单粗暴抽出了刀,阻止这些人走向冰层:“都不要过来!”

这样简单粗暴的行为成功的阻止了这些难民的靠近。

李大喜他们一路糠饼、田鼠肉,每餐不说吃饱,但比这些难民不知道好到哪里去,所以比这些人身体软的像面条,仿佛风一吹就能倒下的难民,李大喜他们堪称身强体壮。

哪怕再馋卢父他们的鱼和捕鱼方法,也全都畏惧的不敢靠近,只能贪婪的伸长了脖子,看着倒在冰上的鱼群,眼睛里都冒出绿光来。

所有人都惊住了。

就连因为劳累,倒坐在地上的王耕牛,都忍不住擦了擦额上的汗,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这一刻,劳累、疲惫、逃难途中的辛酸,全都被满满的收获所取代。

“哇!好多鱼!”

孩子们的欢呼声,妇人们的喜悦声,少年们高兴的声音,一下子在人群中变得那样鲜活,鲜活的和这个灰暗沉重的逃荒路格格不入。

立刻就有难民跑过来,朝卢父他们跪下磕头:“求老爷给我一条鱼吧?我孙子都三天没吃饭了!”

“求给我一条鱼吧,求老爷给我一条鱼!”

这些人跪下,那些捡鸟屎的人也生怕迟了,全都跑了过来跪下:“求老爷给我们一条鱼!”

周围全都是跪下的人,甚至有想直接上来抢的人,被李大喜一脚踹了翻好几个跟头,一刀架在脖子上。

原本拉渔网的人,也全都抽出了刀。

就连站在岸上的妇人、老人、孩子,手中都拿出了锄头、菜刀等,严阵以待的怒视周围的难民。

原本一拥而上,想要哄抢的难民,顿时止住了脚,畏惧的看着他们:“我……我就是好几天没吃饭,求老爷开恩,求老爷开恩!”

卢父高声说:“我不是什么老爷!我也和你们一样,是逃荒而来的难民!你们饿,难道我们就不饿吗?捕鱼的方法你们也看到了,很简单,就是拿竹篙网兜在水下沿着一个方向搅拌!鱼我们是一条都不会给的!”

卢父这句话话音刚落,绝望的难民们,眼中居然爆发出恨意,有的是绝望。

“你们与其过来求我们施舍鱼,不如自己去捕捞!”

他们看着卢父,有的人察觉出卢父是真的不会给他们鱼,就退出去,想办法自己去捞鱼。

有的则愤恨不已的瞪着卢父他们,像卢父他们是为富不仁十恶不赦的大恶人。

有的则是可怜的磕头,因为他们没有网兜,也没有竹篙。

有的之前看到他们找来竹篙的方向,已经朝他们之前砍柴的林子走去,去砍竹篙。

等周围的人逐渐散尽,卢父车队的人才终于有机会,去分享他们的喜悦。

他们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如此简单的,就从冰下捞了这么多鱼上来,大大小小的鱼在冰面上跳动着,足足上百斤。

*

“吃鱼喽!”

“吃鱼喽!”卢桢车队的孩子和少年们,大概过年,也就这样开心了。

虽然烤田鼠也很好吃,可这段时间天天吃,此时能吃到鱼,所有人都露出了期待的目光,闪闪发光的看着卢父,不知道卢父打算烧几条鱼。

卢父也很高兴,叫妇人们:“这些鱼全部杀了,一条不留,今晚我们吃鱼!”

妇人们和男人们也很高兴,老人却过来阻止道:“哪能全杀了啊,吃几条打打牙祭就好了,都腌起来,腌着过年吃!”

“去南方路还长着呢,可不能这么糟蹋!”

卢父大方的一挥手:“吃!都吃!大不了咱们就在九派河多住几天,多打些鱼再走!”

之前担心一路上的水里有霍乱的病菌,不敢吃鱼,可九派河是贯穿整个大顺朝的天下第一大河,这里又处于九派河中的赤水,距离爆发霍乱的铜津城已经有六七百里路程。

灵宝山的山火至今未灭,加上天气严寒,霍乱病菌不利于生存和传播,在这种极寒的天气条件下,基本上不用担心霍乱病菌的问题。

有不了解这一点的人,知道霍乱病菌可以通过水和水里的鱼虾等途径传播后,在欢欣雀跃的同时,就产生疑虑,问卢父:“卢叔,我们吃水里的鱼,不要紧吗?”

卢父也不确定要不要紧,他大概知道,如此严寒的天气,加上湖面结冰,应该不会有尸体落入湖中的,所以应该不会有问题,但还是说:“现在不缺水了,大火烧,多少一刻钟,不用怕没有水!”

众人一听,这才欢天喜地的去去鱼鳞。

等卢父发现他们居然连鱼肠鱼屎都没有去除后,已经迟了。

对于没有吃的难民来说,河滩上的鸟屎都是他们的粮食,何况鱼屎。

他们杀的鱼多,被扔下的鱼肠鱼鳃等废料相对也多,就连这些居然也能造成哄抢。

卢父望着他们沉默。

妇人们做鱼,男人们捕鱼。

这时候冰面上有渔网和竹竿的人就他们一家,其他人即使想要有渔网和竹竿,还得现去砍,现去织。

还不是人人都有麻线的。

没有麻线怎么办?就用竹子编框。

任何时代,都不缺少劳动人民的智慧。

等他们编好框,织好网,卢父他们已经捞了很多鱼上来。

这样的捕鱼方法,简直刷新了他们的世界观。

鱼落到冰面上,不多时,就会冻死。

卢父就会让他们趁着现在在九派河边,有水,家家户户又才刚刚在南屏村换了十几斤的盐,都趁此时机,赶紧把这些鱼都洗干净,腌制上。

卢父家是坚决不要鱼屎和鱼鳃的,鱼泡倒是可以留下。

鱼屎卢父家扔掉的鱼屎、鱼肠、鱼鳃,就被已经饿得受不了的难民们捡走了,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难得的美味。

即使是过来捡鱼屎、鱼肠、鱼鳃,他们还得小心翼翼的看着卢父他们,生怕卢父他们将他们赶走,不让捡。

卢父只做没看到,然后大声对自家车队里的人吆喝着:“所有鱼必须煮一炷香的时间才能吃,当心霍乱病菌!”

实际上是提醒那些捡鱼肠鱼鳃的人。

有一瞬间,卢父真的想把鱼头也给他们留下,可他不能留。

他该有多奢侈,才能做出在这种时候,连鱼头都不要的?这种行为基本是在告诉所有难民,他们有粮食,他们不缺粮,抢他!

即使是留下鱼肠鱼鳃的行为,在车队里的其他人,已经周围难民看来,都已经是很奢侈的行为。

很多年后,别人都已经忘记了这一幕,贺蕴章还记得。

很多人都不懂他对卢家那种莫名的信任和信重从何而来,以为只是因为太~祖~倾~慕安国公夫人。

*

这是他们逃荒途中停留的最久的一次,卢父他们在九派河边待了好些天,一直在捕鱼。

到了九派河,差不多已经过了旱区,已经不缺水了,他们之前用来装水的澡桶,通通都用来装鱼。

澡桶装满后,剩下的,就用盐腌制好,串成一条一条串状,挂在骡车上晾晒。

整个车队,都散发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鱼腥味,却掩不住每个人脸上的喜悦。

河面上,到处都是被人凿开的冰窟窿。

头一天晚上冰窟窿凿开了,第二日,冰窟窿又冻上了。

因为有了这捕鱼之法,九派河边有的吃,有的喝,很多难民便暂时停留在此,不愿再走。

他们不知道自己继续走下去,会不会被饿死,被渴死,或是被冻死。

他们去附近的林子里砍了树,用九派河的水和泥,建了土房子,坐落在九派河边。

因为今年冬季没有下雪,他们甚至不需要担心雪深无法打柴。

卢父见他们造土房子,打鱼之余,就跟那些人说做炕的事情,这天太冷了,有了火炕,这个冬天也能活下更多人。

张顺他们见到有火炕,九派河边又有水有鱼,都想停留在这里不走了。

问卢父:“卢叔,我们还要继续往南吗?”

卢父坚定的点头:“要,当然要。”

※※※※※※※※※※※※※※※※※※※※

拖延一时爽,断更火葬场。

这几天一直在追奇葩说,写这一章时,满脑子都是李诞,卢父说话的声音语气不知不觉就成了李诞。

关于奇寒的冬季霍乱不会传染的问题,参考自《阿克苏市——霍乱病发生发展的天气气候特质初步分析》

感谢在2020-01-01 03:18:55~2020-01-03 05:24: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Zoey 2个;偶买噶、纪程车、棉花、佳家孙家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新新的零食包 80瓶;小明 40瓶;巨龙爸爸、HY、小鱼儿 20瓶;秋依 16瓶;板板、木木3木、经年、乐多多乐呵呵、幽子、24933520 10瓶;徐万丽 9瓶;yhj 8瓶;如萱、大猫咆哮而过 6瓶;零、影夕、佚名、DD、当归、玉簪、御风flora、清水鱼 5瓶;浅竹泠、小宝妈 3瓶;28314659 2瓶;我只是看看、你有猫饼、树杈儿、清言、17273206、酱爆鱿鱼、catt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穿成娘道文的女主请大家收藏:(www.ikashub.net)穿成娘道文的女主爱看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穿成娘道文的女主最新章节 - 穿成娘道文的女主全文阅读 - 穿成娘道文的女主txt下载 - 九紫的全部小说 - 穿成娘道文的女主 爱看书吧

猜你喜欢: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天官审查员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幽灵境男配才是真绝色大小姐驾到天才鉴定师:魔帝独宠腹黑狂妃攻略极品(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小书生千金散尽还复来鱼龙符拯救恶毒女配(gl)帝神通鉴枯荣异世大领主忠犬遍地走[综]穿成娘道文的女主夺天之所眷 (GL)女尊之绝色后宫烈火浇愁[综]天生反派谋家纯狐曲碧枫记(逼疯)爆笑修仙,萌狐不准逃
完本推荐: 点这有红包全文阅读曹贼全文阅读杀手房东俏房客全文阅读重生之天运符师全文阅读大唐第一狠人全文阅读我家后门通洪荒全文阅读末世大回炉全文阅读重生之贼行天下全文阅读万界淘宝商全文阅读恶魔囚笼全文阅读蜀汉的复兴全文阅读古武兵王在都市全文阅读末世危城全文阅读上门萌爸全文阅读一品道门全文阅读锋霸绿茵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纵猎天下全文阅读次元位面主系统全文阅读武魂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太初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魔临万域灵神龙神至尊麻衣神算子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天唐锦绣九劫剑魔一见你我就想结婚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纯阳武神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男神投喂指南恶魔就在身边琢玉前任无双大唐技师快穿之虐渣攻略太古龙象诀超维术士神魔之玥上为尊快穿之妖妃人生炮灰女配重修仙无限武道传六宫盛宠:庶女为后军婚蜜恋在八零穿去史前搞基建快穿系统:病娇老公,攻略你玄天龙尊

穿成娘道文的女主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成娘道文的女主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成娘道文的女主txt下载手机版 - 九紫的全部小说 - 穿成娘道文的女主 爱看书吧移动版 - 爱看书吧手机站